欢迎登录微信分销一站式服务平台!

联系电话:0571-56509775

公车在中国的形象流变

娱乐趣闻 发表于:2014-02-24 11:26:07 阅读(833)
0
在计划经济时代,大家都是单位的人,公车也被看成是全体单位成员的福利,从社会学意义上看,它具备一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而且还能留下质朴年代的温情回忆。但现在,30多年的改革,中国最大的变革就是打散了大一统的社会结构,将整齐划一的“单位人”拆解成各种阶层和社群。与之相应,现代的、市场化的公共概念和生活方式都要重新塑造。但是,个体生活模式,以及社会心理的转型总是滞后于经济转型的,这就使得转型社会中的生态变

车已经成了一个符号,但凡被媒体曝光,公车的形象基本都是负面的。

其实,公车只是一个交通工具,本身没有原罪,关键是用车的人。最新和公车扯上关系的是江西都昌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公安局长彭新球,彭新球因为公车私用、公款缴纳违章罚款,被九江市纪委通报。在纪委的通报中可见,这位副县长长期霸占两辆公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竟然违章50多次,累计扣177分,公车私用的程度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公车也有过“温暖人心”的历史

公车私用的背后当然是公权私用。但是,如果你梳理一下公车形象在中国的流变,不难发现,在过去,公车也曾有过“温暖人心”的历史。

我的一位朋友,地地道道的80后。朋友成长于湖北中部的一个小县城,父母是公务员。不过在他小时候,公务员这个称呼还不流行,说起父母的工作身份,大家会说那是“公家有单位的人”。

有单位就有公车。在他印象里,公车并不是专门给单位领导享用的。那时候人的活动半径并不大,一旦活动半径有所扩展,比如谁家里有婚丧嫁娶或者看病的私事,单位里的人都会和领导商量一下,借用公车。领导一般都会同意,用完公车后,给司机几包烟表达一点儿心意。至于油钱,反正大家都知道是公家报销,也就免了。

朋友小时候,他的母亲一度身体不好,父亲常常借了单位的车,从湖北开到湖南找一位老中医,每月去一次,连续去了好几个月。如果当时没有单位的车,他的父母会很辛苦。

从他居住的县城到湖南那位老中医那儿,没有火车,坐汽车要倒好多次车。租车根本租不起,何况当时出租车还不普及。那种情况下,只能借用单位的车,放心、方便、也实惠。

说起往事,朋友感慨,对于从“单位时代”过来的人而言,那时候的公车就是集体力量的体现。我想,他的这番感慨多少应该有些普遍性吧? 在那个年代,公车还不是特权的象征,领导可以用,职工也可以用,级别不是标准,困难才是理由。

社会转型后,领导们慢慢意识到了公车的“重要性”,那是身份的象征,是地位的象征,更是权力的象征。什么样的领导配什么样的车,而且还有自己专门的司机。现在哪个单位还会买普桑?公车一定是要上规格、上档次的,一定要体现出公权力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差距。有的公车,直接变成了领导的私车,慢慢和“浪费”“腐败”胶着到了一起。

曾经的“公”车早已不再,当年大家的福利已经转化成了领导的特权。某一天老百姓回头一看,蓦然发现公车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公车再也没有官民互动的佳话

像朋友这样的人,为何对公车的感受有些纠结?在计划经济时代,大家都是单位的人,公车也被看成是全体单位成员的福利,从社会学意义上看,它具备一定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而且还能留下质朴年代的温情回忆。但现在,30多年的改革,中国最大的变革就是打散了大一统的社会结构,将整齐划一的“单位人”拆解成各种阶层和社群。与之相应,现代的、市场化的公共概念和生活方式都要重新塑造。

但是,个体生活模式,以及社会心理的转型总是滞后于经济转型的,这就使得转型社会中的生态变得复杂起来。老百姓对“公车”认知的复杂化,也算是其中一种吧。

这些年,有关公车腐败公车浪费的新闻排山倒海。官员们的权力和欲望不断膨胀,不管是坐的车还是住的楼,甚至吃的饭,都成为了公权力膨胀的出口。过去那种对公车的温暖“情结”,终于变成了冰冷的“情劫”。在有关公车的故事中,很难再看到公车帮助小老百姓的佳话了。

也许,中国人对公车的复杂感情,纠结的不仅仅是曾经的那一点点方便和福利,更多的还有对一种良性官民互动的向往。当然,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这种“向往”需要被注入更现代化的内涵,比如,老百姓要加强公私有别的认识,官员要加强“被监督”的自觉性,防止公权滥用。国外的要员也有公车,但他们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官民互动。

最令人动容的“公车私用”

想起几年前媒体报道过的一件事。2009年9月,在浙江宁海,有网友发现一位保洁女工用垃圾车送孩子上幼儿园。女孩表情非常恬静,尽管身在垃圾堆中,却丝毫没有鄙弃之感。这位女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女儿坐公交车上学,一天就要4元钱,能省则省,所以,她经常用垃圾车接送孩子。

保洁女工用垃圾车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故事还在热传时,一组爆光湘潭大学门口大量公车送新生上学的图片在网上热传。照片显示,湘潭大学门口简直是公车大聚会,从公检法用车到国土、卫生监督用车,甚至血防专用车,无所不有。

湘潭大学门口豪华“公车送学团”更让人平添一丝愤怒。但这“愤怒”只是一瞬间的,冷静下来之后细细咂摸,我们真的有那么“愤怒”吗?开着公车送大学新生入学的“壮观”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曝光了,虽不能说这样的场面比比皆是,但普遍之极却是不可否认的。

不妨把“公车送学团”的范围扩大一些。用公车送孩子上学的何止仅仅发生在大学开始之时呢?从幼儿园到小学,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用公车接送孩子的事情恐怕并不鲜见。之所以不被人关注,无非是因为这种情况太普遍了,普遍得连媒体也难以找到“新闻眼”对其进行关注。

当然,更多的人都还是平民子弟,普普通通地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与那些豪华的“公车送学团”相比,保洁女工用垃圾车送孩子上幼儿园不免让人心生感慨。

有网友说的好,“垃圾车”按说也是公车,怎么没人谴责保洁女工,心底反而心生感动呢?这是最让人动容的“公车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