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微信分销一站式服务平台!

联系电话:0571-56509775

80后注定是被牺牲的一代

精选文章 发表于:2014-02-18 15:37:16 阅读(697)
0
让80后纠结的问题都被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无论这是否是时代之错,80后已注定是被牺牲的一代。

网上流传一个段子,“50后,基本穷逼,晃悠着;60后,政治年代,多数当官了;70后,赶上改革开放吹满地,发了;80后,多数50后穷逼的子女,苦逼了;90后和00后,60后和70后的子女,除了富二代就是官二代。环环相扣的,这下明白了吧?苦逼80后的出现不是无缘无故的。”

这个段子据说出自作家王朔,不过没有人考证过真伪,因此大可存疑。但这段话说的道理却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最深有感触的,当然是被描述为“苦逼”的八零后。最近,媒体报道中出现的“坚守还是逃离大城市”、“纠结的80后买房难”主角都是80后的年轻群体。80后一代人处于不尴不尬的二三十岁,事业刚刚起步,前途依然渺茫,巨大的生活压力却又在时刻催逼他们,令当今的80后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和沮丧。如果我们梳理一下80后面临的诸多困顿,会发现其实80后纠结的问题都被打上了深刻的时代烙印。

首先,80后是在道德上不被社会同情的一群人。80后接受教育、成长主要在90年代,中国的经济起飞也在这一时期。1991年中国GDP增长9.2%,之后的五年,GDP都保持了超过10%的增长率。在国民收入明显增加,生活条件改善的情况下,80后被当时的媒体戴上了“小皇帝”、“小公主”的帽子,成为社会批评的对象。自私、低能、懦弱等等词汇被扣在了一群孩子身上,不少“老革命”认为80后没吃过苦,身在福中不知福,成不了大器。殊不知在十多年后,当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社会矛盾却日益凸显的时候,迎面撞上社会的80后在公众舆论领域早已“爹不疼娘不爱”,不得不肚独自承受他们的前辈所不曾遇到过的社会压力。而那些当初谴责80后的老人家呢?他们根本不需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其次,80后是最先体会到消费文化魅力的一代人,这让他们很难在商品市场中表示“淡定”。中国的改革开放虽说自1978年就开始,但实际上那个年份只是名义上的象征。1980年代的市场改革一直是走走停停,并且还隔三差五来一场运动纠正市场化进程中的“自由主义”之风。中国真正拥抱商品经济,接纳消费文化,是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外国的品牌涌进入中国,电视广告的泛滥,都是在这个时期来到中国的。财经作家吴晓波的作品《大败局》,讲述了很多有代表性的中国企业家和消费品牌的浮沉,大部分都是发生在90年代。80后在整个90年代都处于懵懂少年的状态,他们不可能是财富的创造者,但亲眼目睹商品极大丰盛的他们却充当了很好的消费者。

当然,为被消费主义“洗脑”过的80后买单的人主要是他们的父辈,50、60后们。而当80后今天不得不独自承担经济压力,面对社会之时,微薄的收入和高企的CPI令他们的消费水平却大不如前。过去被无良媒体称作“小皇帝”“小公主”的一代人,今天的真实身份恐怕是小乞丐、小屌丝。

再者,80后的成长时间表刚好让他们赶上了各个领域的改革步骤,充当了改革的牺牲品。格拉德威尔在《引爆点》一书中特别强调了出生的时代对于人的发展会起到决定性影响。比如比尔盖茨、乔布斯等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出生的时期让他们在最富创造力的年轻岁月刚好赶上了PC电脑技术博兴的时代。如果我们也从出生代际的角度观察80后,不难发现,他们很不幸地赶上了几乎所有领域的改革,并且没有从任何一项改革中受益。尤其是教育改革。

众所周知,80后的选择并不如今天的学生丰富,高考在当时几乎是唯一的出路,这让他们的中学生涯异常难熬,念书念得非常辛苦。当80后好不容易进入大学,又刚好赶上2000年后的“教改”,大学疯狂扩招,高等教育成为圈钱工具。从1999年至2005年大学扩招人数每年递增25%左右,这使得80后几乎人人都名义上成了大学生,但也意味着他们一毕业,就要面临就业者众多,而岗位稀少的困境,而当80后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立足未稳,国家却又搞起了社会保障改革和退休制度改革,80后又成为了首批必须缴纳社保到65岁的职场新人。当80后开始成家立业、一咬牙考虑买房时,房产限购政策的改革让他们连房奴都当不成,沦为城市里“无根”的一族。前后这么一折腾,大部分80给弄得没了心气儿。

另外,社会对于80后的生存状态进行了严重的误读。80后在过去十几年的代表人物,是韩寒、郭敬明之类。这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印象,80后大部分都标新立异,我行我素,颇有梦想。但是,实际情况恐怕与这种误读相去甚远,大部分80后的生活轨迹是循规蹈矩、按部就班。最近,有新闻媒体采访80后的成功人士,作家郭敬明在四川自贡老家的中学同学,却发现与成功走出穷乡僻壤的郭作家不同,大部分他的同学甚至一生都无法走出自贡。“接受现实”是大部分小城镇80后最切实的想法。我们经常在媒体聚光灯下看到光鲜亮丽的80后成功者形象,被他们的励志故事所感染,但这种成功的背后,其实是数量庞大的跌落至收入底层的竞争淘汰者。经济学家罗伯特•法兰克称之为“赢家通吃”的规则,虽然这种高报酬的规则将市场上的财富分给了最有才能和最富生产力的人,但在这个过程中产生得更多的却是那些“出局者”,是时代竞争中的牺牲品。

80后大可抱怨生于1980是时代之错。但无论你甘不甘心,80后注定是被牺牲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