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微信分销一站式服务平台!

联系电话:0571-56509775

秘书政治”是裙带下的烂种

娱乐趣闻 发表于:2014-02-24 11:28:51 阅读(745)
0
秘书因为与领导关系密切,自然也能分享“裙带福利”,因此,“秘书政治”是这种裙带关系下的变种,是“裙带政治”里的一小环。

历代秘书官职流变

何谓秘书?按《辞书》上解释,主要职责是协助领导人综合情况、调查研究、联系接待、办理文书和交办事项,是领导的助手、参谋和事务处理者,本身也并不具有“官”的权力,从属于领导。

在古代,“秘书”一词最初并非指服务领导的人,而是指朝廷宫中秘藏经、传、诸子、诗赋、兵书等各种图书典籍。换言之,政府秘藏的书籍就是“秘书”,本非官名。东汉后期,“秘书”开始指朝廷中掌管图书和机密文书一类的官职,有点像我们现在的图书管理员,也非现代意义的秘书。

真正具有现代秘书意义的古代官员,应该是在中央政府秘书机构里供职的人员。比如秦朝丞相府里的人员,汉代尚书台里的尚书左、右丞,各曹尚书,尚书郎,谏议大夫等,都可以视为皇帝的秘书。

经魏晋南北朝到隋唐发展出来的中书省、门下省,这两个机构里的人员,负责颁发诏令、签署章奏,有封驳之权,也属于秘书。宋代在政事堂、三司、三省中,设立了许多专门化的秘书部门,如孔目房、点检房、主事房、章奏房等,同时配备了大量秘书一类的人员,如堂后官、检正官、中书舍人等官职。

朱元璋罢丞相后,另设秘书来辅佐他理政,包括内阁、六科、文书房等,配备内阁学士、六科给事中、秉笔太监等秘书职位。清代原有三院经内阁、南书房,后被军机处取代。军机处相当于皇帝的贴身秘书机构,其成员相当于皇帝秘书。

由此可见,皇权愈集中,皇帝越依赖秘书处理政事,秘书班子的权力越来越大,出现秘书班子操弄权力的情况也较多。由此而形成的“秘书政治”,可谓对中国的政治形态、甚至历史格局有着千丝万屡的影响。

奇葩秘书误国事

自古以来,有清正廉洁的秘书如徐勉,有刚正不怕得罪皇帝的秘书如古弼,有学者型的秘书如魏收,有才华横溢的秘书如李德林,也有自负招祸的秘书杨修,还有溜须拍马以致误国的秘书朱异。

下面单说说最有代表性的奇葩秘书朱异。

朱异曾是一个纨绔子弟,成年后发奋读书,遍览《五经》,通杂艺,涉猎文史,经推荐后受到梁武帝的重用,给他了一个中书通事舍人的职务,也就是皇帝的高级秘书。

但据史书记载,梁武帝对朱异的宠信常常在其他官员之上,惟朱异之言是听,甚至把朝政交给他处理:“自周舍卒后,异代掌机密,其军旅谋谟,方镇改换,朝仪国典,诏诰敕书,并典掌之。”(《南史·朱异传》)

简言之,他成了“二皇帝”。就像河北省原书记程维高的秘书李真,受到程维高的信任和纵容,在河北权力系统里,其地位竟相当于“二书记”,“想让谁上就让谁上”。

朱异受宠,和梁武帝有共同爱好、喜读《五经》有一定关系,这就好比陈希同的秘书陈健之所以得到陈的重用,是因为陈健会打乒乓球,经常陪陈希同打球,得到陈的喜欢。

此外,文笔不错也是朱异受宠的一个原因,史书上说朱异:“每四方表疏,当局簿领,谘详请断,填委于前。异属辞落纸,览事下议,纵横敏赡,不暂停笔,倾刻之间,诸事便了。”(《南史》)朱异确确实实是个下笔成章的文章高手。

但关键还在于他特别会溜须拍马,揣摩皇帝心思,一味讨皇帝欢心,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

有大臣对朱异说:“今圣上委政于君,安得每事从旨,倾者外闻殊有异论。”他说:“政言我不能谏争耳。当今天子圣明,吾岂可以其所闻干忤天听。”由是愈发得到梁武帝的宠信,为害国害己填下了祸根。

捞取了政治资本之后,朱异开始“贪财冒贿,广受馈遗”,而且“子鹅炰鳅不辍于口,虽朝谒,从车中必赍饴饵”,过着奢靡的生活,不把王公贵族放在眼里。

此外,他还搞起了权力斗争,稳固自己的位置。皇帝喜欢一个叫徐离的人,他就对皇帝说徐离年纪大了,想去地方做郡守,好怡养天年。梁武帝信以为真,把徐离调到地方做官,去了朱异的一块心患。

然而,他精心设计的“二皇帝”宝座,却被他自己葬送,连带着整个萧梁政权也被瓦解。这一切,源于他拍皇帝马屁,让皇帝接纳了东魏降将侯景,最后酿成“侯景乱梁”。

当时梁朝还没有能力统一中原,老百姓尚处在自存难保的状态。梁武帝说他做了一个统一中原的美梦,作为代帝理政的秘书朱异,很清楚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却承奉地说,梁武帝的梦是国家统一的征兆。

结果东魏叛将侯景来投降,群臣一致认为不可,朱异却揣摩出了梁武帝的心思,鼓吹“圣明御宇,上应苍玄,北土遗黎,谁不仰慕?……今侯景分魏国太半,远归圣朝;若不容受,恐绝后来之望。”

这话点中了梁武帝的小九九,“遂纳之”。纳了侯景,结果在与东魏议和中逼得侯景造反,叛军打到建康,朱异在羞愧交加中病死,梁武帝也在病饿中死去。

历朝历代,坏在秘书手上的领导又何止梁武帝;而秘书仗着有梁武帝这样的大伞罩着,胆大妄为、干出贪污腐败的事,又岂在少数?

“秘书政治”的文化基因

个人认为,“秘书政治”之所以得以生生不息,说到底还是“裙带政治”的关系。所谓“裙带政治”,即因血亲、姻亲和密友关系而获得政治、经济上的利益,以及政治领导人对效忠者、追随者给予特别的庇护、提拔和奖赏。这当中就包括领导人对自己秘书的特别庇护、提拔和奖赏。

“裙带政治”源于裙带关系。之所以有这种奇特的裙带关系,是因为中国传统社会深受宗法影响,家族、宗族、亲缘深厚。个人在宗法的庇护、支持下出人头地,其成就、功名、权力不仅仅是他个人的,也是这个亲族的,亲族内每一个成员都有机会沾光。

作为回报,成功者(传统社会最大的成功当数做官)也有“义务”让亲族、裙带分享自己的权力。一个人升官发财了,如果不给裙带一点好处,那叫不懂人情世故。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在中国社会很难立足。

此外,多多培植这类关系深厚的人,有助于成功者形成围绕自己的政治圈子。这种圈子一方面对已有的地位形成保护伞,另一方面也能使势力范围进一步扩大。

后来,裙带越扯越长,越扯越臭,超越了亲姻,由近及远,师生、同事、同乡、朋友、熟人、门客、仆役、奴婢等有密切关系的人,也能分享其成功和权力,实现“利益均沾”,形成奇特的“裙带福利”,这就是“裙带政治”。秘书因为与领导关系密切,自然也能分享“裙带福利”,因此,“秘书政治”是这种裙带关系下的烂种,是“裙带政治”里的一小环。破解“秘书政治”,乃至进一步遏制“裙带政治”,无疑有助于整肃官员队伍,还政治以清明。